亲情感悟社会感悟家庭教育生活感悟友情感悟
返回首页

可怜的城里人

来源: www.yiqig.com 时间:2014-10-31 编辑: 人生感悟 点击:...
可怜的城里人

读毕淑敏《城里人与乡下人》唏嘘不已,自叹身为一个小城镇人,已经在经历着蜕变为抗药害的害虫的过程。岂不可悲?

自女儿出生开始,我和老公就竭尽所能的为小孩子的成长创造一个安全的环境:买东西要进超市,买食品要选品牌,凡是女儿用的,都要细细琢磨,用心挑选。那时家里老人对我们的行为很不解,父母总是会说:“你们那时候什么都吃,也没见生出什么病来。”可是老人不理解现在已远不是我们幼时纯净的环境了,我们那个年月吃到的是真正无公害的绿色食品,所以我们健康。女儿最喜欢吃“可比克”之类的膨化食品,每次姐姐来我这儿,女儿总是让大姨领着去小区门口的小卖部,只选三四样小东西,无外乎方便面、可比克、虾条、QQ糖,每样一包,也不多要,自觉的选择这几样东西就又拉着大姨上了楼。这让我很头疼,不让她吃吧,她啪嗒啪嗒眼睛很乞求的眼神,大姐也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让她吃吧,又全部是膨化食品。我在左右为难的时候,也为自己找到了借口:也就这一次,孩子也算是听话,把大姨当成救世主了······种种理由之后还是很郑重的告诫孩子,这些食品之于她小小的年龄是如何的危害到她自身的成长。每次都是如此。我不知道除了这样去做还能有什么更好的方法。

我清楚的知道,在孩子的成长过程中,无论大人如何努力都将是一无所成,我们根本没办法拒绝或摒弃那些“垃圾”食品。孩子喜欢吃面包,大人也是,我们甚至也学习西方面包加牛奶的早餐吃法,但是我们不知道面包里添加了多少种的色素、激素等添加剂;仅仅地沟油一项就可以将人们的美好梦想击个粉碎。面对生活,我们防不胜防!

有人说,在一个国家的蜕变过程中总有一两代人要为此做出牺牲。科技在发展,生活在改观。频频出现的食品安全问题一再冲击着人们为之竖起的防线。三鹿奶粉、瘦肉精、回炉馒头、化学药品泡大的海参、地沟油······面对着我们要生活的美好世界,哪里不让人胆战心惊呢?我们的世界怎么了?一两代人做出牺牲了,难道还要这样无限度的延伸下去?种种疑问让我们不寒而栗,我们愿意替孩子们这一代去承担这份牺牲,如果必须这样的话。可是这有继续发展下去的必要吗?

一次偶然读到崔永元的《伤痛与希望并存》,“我记得我往西双版纳的时候,当地的乡民请我们吃饭,我觉得怎么这么好吃,这个地方怎么什么都这么好吃?由于那个地方化肥奇缺,所以它的东西好吃。”“您看我们这里就是这样,也没有什么别的东西,就是地里长什么我们就吃什么,吃完这个那个也长出来了,吃完那个这个又长出来了。”“上海世博会口号‘城市,让生活更美好’不是太正确,应该是像乡村一样的城市让生活更美丽,我看发达国家的城市就是像乡村。”“我们每个人的担子都很重。”文中这些句子一直在冲击着我的大脑,我伤痛着我生存的现实,我又带着满心欢喜的生活在我的现世。

我喜欢到老家里运回父母种的作物,虽说也用点化肥农药,最起码心里有底。老人也像那位老农那样,把自家吃的粮食和外卖的粮食分开种,家里人吃的玉米、小麦、蔬菜,多施土肥而不用化肥,更别说农药了。妈把挑选好的玉米磨成面给我,我喜欢;家里自种的花生打成油,我拿来炒菜,菜都香气馥郁;老父亲种的南瓜、萝卜,我贪婪到给多少拿多少。庆幸我们双方老人都在农村,我们尚且还有可以暂时躲避“药害”的机会,到女儿这一代成长起来的时候,她又到哪里寻求这样一种暂时的机会呢?又有多少人能躲得过这种“药害”呢?这岂不是还是身为城里人的悲哀?

昨天排队杀鸡吃,有一位大姐专门买了农户到城里来卖的家养鸡来杀,也佩服她的聪明。但我知道,就像我两边的老人一样,自己家养的鸡是不会拿到城里卖的,留着自己吃才是聪明之举。也就意味着,那位大姐挖空心思买到的“家养鸡”也是养鸡场的巧心思,但是城里人却用此来慰藉惶恐不安的心。这让我想起那些吃油炸鸡成长起来的小胖墩,那本应该更健康成长的孩子却因此而背负上极大的生活和心理压力。我们这个时代还得要多少人做出牺牲?生活已经让我们退步到非得要我们的下一代整代人都做出牺牲吗?“人为财死,鸟为食亡。”!金钱真的能取代所有的一切吗?这个惶惑不安的时代,想说爱你不容易啊!

英国诗人德莱顿说:“宁可一人受苦,不使民族悲伤。”如果我们每一个人都有此想法的话哪里会有民族的担忧呢?我也不想在此标榜我自己如何的爱国,我只是想借此表达我对于后代子孙的忧患之情,因为我的女孩儿正生活在这样一个让我们说不清道不明的悲悯的环境里,我害怕孩子们的将来会让人措手不及,就像叙利亚拉丁语作家西拉士所说“心理疾病比身体疾病更糟”。因为担忧至此,所以才竭尽全力的呼唤道德、文明的生活环境。

想一想我们的孩子,那是我们每一个人的未来啊!让这方未来的天空重绽她蔚蓝的底色,让每一颗成长的心灵展露她的欢颜,让生活所到之处收获至美和真情,那么我们将如何激动的感恩着我们生活的世界啊?

期盼!希望!遥想······